恐惧死亡的总裁 基因研究协助摆脱家族病史

恐惧死亡的总裁 基因研究协助摆脱家族病史

人类恐惧死亡,但除非死到临头,否则不会无缘无故拿出来庸人自扰。然而,如果有家族病史,即使贵为企业总裁,也天天生活在死亡恐惧中。Rick Del Sontro 便是一个典型案例,有心脏病家族史的他,每天努力运动、远离红肉、香菸,血压与胆固醇都很低,身材与体能好到可以参加铁人三项,但他仍然步上家族成员的后尘,得了冠状动脉心脏病。

恐惧死亡的总裁 基因研究协助摆脱家族病史Linkedin上的Rick Del Sontro,过往职涯好几个执行长、资深副总裁等等,相当显赫。超便利搬家公司总裁徒劳无功的健康生活

Del Sontro 现任美国一家超便利搬家公司 Zippy Shell 总裁。这家公司创始于2009年。有别于一般人或公司行号搬家要自行找卡车,并且要立即到目的地卸货或指导搬家工人等繁忙又急促的过程,Zippy Shell 标榜时间完全由客户自己掌控。它的货车外观是附挂在小卡车后的拖车,里面是个铁笼,客户可以在装货或卸货完成后再通知公司把拖车载走,更便利的是,你可以先把旧家的物品装进铁笼,寄放在他们的仓库,什幺时候才要取回由你决定,这又像是结合了存在很久的个人仓储业。

恐惧死亡的总裁 基因研究协助摆脱家族病史

Zippy Shell 的「超便利」诉求似乎对美国人的吸引力蛮大的,至少公司在全美已经有21家分店。Del Sontro 事业也许得意,但人生的阴影却挥之不去,因为继外祖父、母亲、四个兄弟与两个姐姐之后,他被医师宣告有冠状动脉心脏病。他当时应该悲叹不已,因为他甚至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做完检查就走人─检验的方法是在腹股沟插入一根导管,检验完后医师会在导管插入口放阻塞物以止血,一般人体脂肪通常都太多,而他却因体脂肪过低,阻塞物无法固定,只能躺在医院几个小时后才能离开。


精实的运动计画欧洲男性遗传机率高50%

那幺当代医学界对于遗传性心脏病的研究进展又是如何?英国莱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Leicester)科学家发现,在人类的Y染色体分类中,「单倍型类群I」的人比其他人多50%的机率会得冠状动脉心脏病。在进一步的研究中,他们指出了与此相关的两个基因:UTY 与 PRKY。他们的论文刊登在「动脉硬化、血栓和血管生物学」(Arteriosclerosis, Thrombosis, and Vascular Biology)期刊。

他们发现「单倍型类群I」的人,在巨噬细胞里 UTY 与 PRKY 这种来自Y染色体的基因的作用较不明显。根据目前医界的主流看法,认为巨噬细胞吞食脂类分子的功能是造成冠状动脉粥样硬化的原因之一,因此基因的影响也很可能在这个过程中发挥作用。研究团队并确认这种现象跟其他如高血压、吸菸、肥胖等因素无关。

研究的领导人 Maciej Tomaszewski 表示,接下来他们要搞清楚两种基因在致病过程扮演的角色,最终目的是了解Y染色体对于冠状动脉疾病的影响,找出诊断方法与疗法。

值得一提的是,50%这个机率听起来很吓人,不过请大家放心,当你看得懂这篇中文文章,这项实验多半跟你没有关係,因为Y染色体是「单倍型类群I」的人,几乎都是欧洲人。当然,如果你是女性,就算是欧洲人也没有关係了。

恐惧死亡的总裁 基因研究协助摆脱家族病史
「单倍型类群I」人类分布(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拦截致病源头:低密度脂蛋白

德克萨斯生医研究中心(Texas Bio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的科学家在狒狒身上的实验中,找到四个与「坏胆固醇」有关的基因,有机会从这四个基因中找出对付「坏胆固醇」的新药,从而降低心脏病的发生机率。他们的研究成果刊登在「脂质研究」期刊(Journal of Lipid Research)。

研究团队找来三只同父异母(或相反)且体内低密度脂蛋白含量低的狒狒为一组,另外一组则是低密度脂蛋白含量高,两组同样都餵食高胆固醇与高脂饮食,接下来侦测基因的表现,他们发现了 TENC1、ERBB3、ACVR1B 与 DGKA 影响了低密度脂蛋白的多寡。另一个重点是,这些基因中也有部份在过往的研究中发现跟一些癌症的成因有关。

在人体内低密度脂蛋白如果含量高,它所携带的胆固醇就愈会危害人体,也就是所谓的「坏胆固醇」,因此他们接下来的研究就是要搞清楚这四种基因对低密度脂蛋白的影响过程,以开发新药或疗法。

恐惧死亡的总裁 基因研究协助摆脱家族病史
许多基因都影响了动脉血管的健康(Photo Credit: 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

伦敦大学的研究团队则针对 ADAMTS7 这个与冠状动脉心脏病有关的基因做了深入研究,成果刊载于「美国人类遗传学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这个基因控制下製造出的同名酵素,会破坏动脉壁上的一种结构性蛋白质,这使得壁上的细胞得以自由移动,并倾向移到已经产生粥样硬化的地方,让斑块变得更大,让动脉更为狭窄。团队发现如果让基因发生变异,造成粥样硬化的机率也减少了50%,这代表让 ADAMTS7 失去功用的治疗方法将是未来可研究的方向。

Del Sontro 总裁先生在检验完躺在医院动弹不得的这段时间,认识了任职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 NIH)国家人类基因体研究所(National Human Genome Research Institute, NHGRI)的 Leslie G. Biesecker 医师,整个家族成员因此加入了一项联邦研究计画,透过基因定序的方法,试图在一般常见的肥胖、吸菸等原因之外,找出家族造成遗传性心脏病的变异基因。前述几项研究结果或可成为他们研究的灵感,但对 Del Sontro 来说,他能够掌握的变数仍将是继续努力控制饮食与锻鍊体魄,以排除任何他能控制的致病元兇。

(Opening Photo Credit: Patrick Lynch, Yale University)

相关资料:

相关推荐